当前位置:bstbet.com > 贝斯特老虎机 >

布鲁塞尔的阅读者和书店

布鲁塞尔的阅读者和书店

海南是全国首批启动跨省异地就医直接结算的22个省份之一,也是全国第一个实现医保结算与国家平台联网的省份。

布鲁塞尔的阅读者和书店

  在布鲁塞尔坐巴士或者地铁的时候,遇到阅读者捧书而读的情形是时常的。

有一回,我们在住所附近的巴士车站等车,旁边站着一位橘红色头发的高个子姑娘。

姑娘鼻翼穿着鼻环,一袭烟灰色连帽长外套,拉链敞开,脚蹬马丁靴,身材消瘦而颀长。

她手里捧着一本小书一直在读。

车来,合书,提起随意放在地上的大背包,上车,找空位坐下,将包丢在一旁的空处。

她重新翻开那本书,全情投入,无论周遭。

大高个姑娘下车的时候,有点惊险。

因为看书太入迷,在抵达目的地站时,她丝毫没有在意,等反应过来时,车门即将关闭。

只见她一手合书一手提起大背包,一个箭步直冲车门,嗖地奔了下去。

当车门迅速合闭,巴士继续前行而经过这位头发显眼的姑娘时,竟见她又翻开了书,有滋有味地边走边读起来。

  傍晚去大大小小的公园散步,除了遇见和宠物狗玩耍的一大家子、坐在木头长椅上边织毛衣边聊天的老妪老翁夫妻、穿备专业的跑步人,最常碰到的,亦是读书的人。

在公园里读书的,大都独自一人,或卧于草地,或坐在长椅,赏心阅读,并消遣这绿树如荫、碧草如坪、野鸭天鹅齐泳、天光沉静、四下幽然。

也难怪在商店里会售卖这样一种物品,塑料软泡沫材质,做成状如搓衣板的长方形平板,不过没有搓衣板的瓦楞,物品的说明书上画着一个坐在花坛旁读书的人,臀下就垫着这张软板,也许是防水防寒防脏吧。

  想来,布鲁塞尔人是喜爱读书的。

  布鲁塞尔的书店也很多,我逛过几家,每一次都是偶然的发现,体验不错。

  最早去的是位于City2三楼的StandaardBoekhandel。

这是一家连锁书店,门店很多,在比利时其他城市都能看见它的身影,书店的标志是一只橙色的大眼猫头鹰,又醒目又温暖之感。

Standaard里的书目分类十分详尽,书架整齐,酷似早年中国的唱片店。

书店整体与新华书店颇为接近,店内不仅销售图书,还有钢笔、笔记本、书包等各式各样的文具,贺卡和明信片自然也不乏。

畅销书和新书专列书架摆设,在这样的摆架上,我看到了许多种类的填色书,秘密花园、哈利波特、布鲁塞尔景点,等等,看来填色书真的是风靡了全球。

然而,StandaardBoekhandel的书全是荷兰文和法文,除了看看封面、翻翻图画,并不能完全享受之。

  与StandaardBoekhandel类型接近的另一家书店,是位于Trone商区的FNAC。

FNAC是法国的一家文化产品和电器产品连锁零售商。

书的卖场位于三层,同样的白色书架,陈列整齐,品种丰富分类细致。

比利时人热爱漫画,丁丁历险记、蓝精灵、LeChat就诞生于此,市中心的漫画墙比比皆是,比利时也被称为漫画王国。

在书店里,这一点体现得十分明显。

除了低幼年龄段的启蒙绘本,在近乎所有书店里,成年人漫画都占了满满几大排书架,其中诸多漫画都是比利时本土画师创作。

FNAC书店的漫画区,有一大块区域成了日漫的天下,中国青少年熟知的名侦探柯南、海贼王以及许许多多少女漫画在这里都有法文或荷兰文的版本;在文具产品、动漫周边中,HelloKitty、龙猫亦常见而热销,同时,美国迪士尼以及星球大战的相关产品随处可见。

无不惊叹全球化的力量以及日本、美国文化在世界范围的广播,当我在异国目睹这些时,我是着实感受到肩负的任务的,在外的游子,除了求学、工作、旅行,同样应该时时刻刻用即便微小却有力的行动,将中国这个东方的美丽古国的悠久文明和现代文化科技传扬世界,让世界了解中国和中国文化。

  在FNAC里值得一提的是,零层是音像制品的卖场。

CD的乐种很全,分类也精细;DVD的电影亦全。

而最令人神往的是货架上满满当当的黑胶唱片和黑胶唱机,无论简配的还是高端的,无论是现代一点儿的还是高脚留声机造型的。

总觉得欧洲人是留恋过去的,热爱复古款。

  位于GaleriedesPrinces11的Tropisemes书店,就像宫殿一般。

书店面积不大,一共三层。

墙壁上装了镜子,于是书店的空间就有了无限延伸感,而金黄色的灯光和复古的吊顶,使书店在小路的角落里尽显低调的奢华之美。

这里的书大都为哲学、文学、社会学、艺术、园艺等等,有整整一层的童书专区。

英文书很少,只有不足一米宽的书架上陈列着,大部分还是法文荷兰文的图书。

尺寸上,图书多为口袋本,很薄,就像小册子,纸张用的是环保轻型纸,即使厚厚一本也不觉得重。

也许这就是欧洲人很愿意在行路过程中随身携带一本书的原因吧,既可以随便放在衣服口袋里,也不用为重重的行囊而劳心动骨。

  去位于RueduMidi89号的Evasions书店,是在比利时国庆节那一天。

书店在大广场附近,为了看撒尿小童在国庆节会不会穿衣服,又为了走一条往常不常走的路,我们才发现它(其实它对面的美术书店我们曾去过,只是没有发现美术书店的邻居Evasions)。

  这是一家二手书店,有两层。

广告语标着楼上有英文的,爬上去,还有很多二手的古典音乐唱盘,买了四本小说、一本文学理论,只花了一本正价的钱。

又,见到一本1939年出版的,作者是赫胥黎,但似乎又不是《美丽新世界》的那个赫胥黎,所以就任其依旧躺在书架上。

  已经接近当天歇业的时间,仍有两个男生一个女生不舍离去。

  Waterstone书店是英国的连锁书店。

布鲁塞尔的Waterstone位于BoulevardAdolpheMax71—75,这终于是一家全英文书的书店了。

以前一直向往的企鹅版图书,在这里有太多太多。

《哈利波特与被诅咒的孩子》上市时,跑去买了一本。

一进门便是哈利波特系列的书、笔记本、马克杯。

第八部书打成堆,金黄色的封面闪闪发光,楼梯上也装饰了各种哈利波特商品。

书店分两层,第一层更多的为文学图书,时常有半价图书。

楼上是电影、音乐、摄影、旅游、哲学等,有的纸盒子里的书特价销售。

如果下载一个Waterstone的手机客户端,注册账户,买书的时候就可以积分,日后再买便可抵作现金。

  在书店二楼的时候,看见两个说英语的小男孩,约莫八九岁光景,共同分享一本奇幻类绘本,嘻嘻哈哈,十分快乐。

临近打烊,小男孩的母亲提醒回家,小男孩遗憾地望着妈妈,呜哝呜哝地说着:“妈妈,这本书超好看,我可以要吗?”  “不,不可以。

这本书对你来说是奢侈的,而且它并不实用,你可以在这里看完它。

”  收银台前,一位德国男士向书店店员询问一本书,店员在电脑上查询后告知,现在店里并没有这本书,但是可以预定。

  时间已经接近下午六点,闭门的时间虽近,男男女女的读者仍徜徉在店中,如痴如醉。